一文揭真相!国外媒体对德约科维奇的攻讦和负面评论远甚于国内

在网球界,费德勒、纳达尔和德约科维奇等三巨头是最吸睛的话题人物。据我估计,大约有八成左右的网球评论文章都会提及三巨头,这些文章的立场观点如果稍有偏颇或措辞不周的话,就可能引发一场激烈的口水仗。

同一样东西,往往甲之蜜糖乙之砒霜。网球圈的粉丝也差不多,费德勒的粉丝被称为“奶粉”,而看不惯费德勒的人则称这些粉丝为“三鹿”,其用意再明显不过了。

尽管没有做过详细的统计和广泛的调查,我还是凭直觉认为,关于德约科维奇的争议和负面评论是三巨头中最多的。

期初我以为这是中国特色,这种现象也仅存在于国内。后来,我读了很多国外媒体的报道发现,西方媒体对德约科维奇的评论态度也好不到哪里去,一些有影响力的主流媒体对德约科维奇的构陷、攻讦,甚至带有浓厚主观色彩的负面评论,其泛滥程度、言辞激烈程度远超我们的想象。

2月1日,全球著名的《网球》(Tennis.com)杂志在官网刊载了一篇署名为彼得博多(Peter Bodo)的文章,题为《成为举足轻重的大人物:德约科维奇如何找到自己的定位》。

文章指出,德约科维奇的崛起是戏剧性的、出乎意料的。他在与费纳的竞争中逐渐成为主导者,现在他又成为一个激进且自封的领导人、社会活动家和网球代言人。这种转变一直备受争议,也令人大开眼界。

作为费纳格局的“闯入者”甚至“破坏者”,德约科维奇一直致力于改变——改变自己,改变网球甚至改变社会文化和价值观。从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开始,德约科维奇几乎所有的行为都遭到了批评,并且有些批评言辞激烈。德约科维奇的这些行为被解读为试图打破费德勒和纳达尔广泛的影响力,为自己赢得声誉和地位。

2006年法网1/4决赛,德约科维奇第一次与纳达尔交手,在4-6/4-6落后时因呼吸困难退赛。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德约科维奇哀叹错失了机会,声称尽管纳达尔比分领先,他还是觉得“自己控制了比赛”。

德约科维奇当时只有19岁,年轻的他浮躁而充满渴望。在随后的几年里,德约科维奇努力去赢得球迷支持,他在赛后为观众跳舞,他在球场上模仿其他球员的发球击球动作,他渴望在观众那里得到与费德勒纳达尔同等的支持和关爱,但一直饱受负面的批评。

刻意地努力讨好观众,这对德约科维奇个人形象并没有明显的提升和帮助。另外,他在比赛中多次“诈伤”或申请医疗暂停,这些行为又遭到了广泛的质疑和批评。在2008年美网1/4决赛之前,美国本土球员罗迪克公开喊话德约科维奇,以讽刺的口吻问他的病是否包括“禽流感”或“非典”。他对德约科维奇的伤势评论道,“这种情况在他身上发生多次了,他要么立即打电话给教练(决定是否退赛),要么马上开始比赛,不要耽搁。”

德约科维奇在这场比赛中击败了罗迪克,他在赛后采访时反击了罗迪克的评论,但现场观众却报以嘘声。你可以将这件事归因于罗迪克是本土球员的缘故,但不可否认的是,伴随着成绩不断提升,德约科维奇的支持度却没有同步提升。如果你是德约科维奇的粉丝,你可能被视为主流之外的异类,就好比你拒绝了主流的可口可乐或百事可乐,偏要选不知名的普通可乐一样。

随着年龄和排名的提升,德约科维奇的心智也在发生变化,他对网球之外的各种文化和价值观有了自己的理解,他变得越来越有哲理,并表现出一些兴趣,包括对精神安宁和其他新事物的迷恋。比如他推崇自己的无麸质饮食、认为意念可以净化水、拒绝接种疫苗,与冥想大师交往甚密等等。

去年新冠病毒流行期间,德约科维奇组织并参与了阿德里亚表演赛,他公然无视基本的防疫规定,致使包括他自己在内的多位球员感染,这一事件导致德约科维奇被视为“全民公敌”。

德约科维奇对此的解释是,他“组织了一次慈善活动,以帮助巴尔干地区的球员和网球协会”。尽管这一说法得到了一些支持,但网球分析师保罗安娜科内(Paul Annacone)评价说,“德约科维奇此举向民众发出了错误的信息,也给防疫工作蒙上了一层阴影。他的出发点是好的,但结果却是灾难性的。”

此外,德约科维奇组建独立于ATP的职业网球运动员协会(PTPA)也被视为分裂之举,这一行为对ATP以及现有的赛事体系构成了直接威胁。另有一些人认为,德约科维奇的举动是徒劳无益的,简直是无知的哗众取宠。

四大满贯、ITF、ATP等网球组织,以及费德勒纳达尔等诸多有影响力的球员都对此举表示强烈反对,而德约科维奇显然是将自己定位为低排名球员的代言人,目的在于塑造个人形象和扩大影响力。

德约科维奇最近富有争议的举动是给澳网赛事总监克雷格泰利的信件,这封信列出了他为澳网开赛前被隔离的球员寻求特权,其中包括每个房间配备健身器材、适合“精英运动员”的食物、带网球场的私人住宅等。

这封信被披露后,引起了墨尔本当地人(以及全球许多其他人)的强烈抗议,这些民众经历了长时间的封锁和防疫的艰难生活,而德约科维奇却无视公众的牺牲和困难,竟然寻求特殊待遇。

德约科维奇回应说,他的“好意”被“误解为自私、困难、忘恩负义”。批评者认为,德约科维奇此举其实是在展示他的权力和影响力。而纳达尔则委婉地批评德约科维奇,“有些人需要公开他们为帮助别人所做的一切,而其他人会以更私密的方式去做,并不会刻意宣传。”

以上这些事例说明,除了世界第一的身份,德约科维奇还在极力塑造自己新的形象和身份,他积极参与场外的各种活动,喜欢表达自己的观点,渴望更多的关注和认同,目标是成为契合他世界第一身份的、网坛举足轻重的大人物。

最后要说明的是,以上内容是《网球》官网刊载文章的主要内容和观点,并不代表本人支持或反对原作者。(来源:网球之家作者:云卷云舒)